你极少有机会,看到一个精英女性在大银幕上呈现这样的状态——

 

疲累,焦虑,惊惶,悲切,乞求,绝望……

 

她本该穿着职业装、高跟鞋,妆容精致,像姚晨以往饰演的律师一样,拥有一种体面的光鲜的气定神闲的美。

 

但这种美被轻易打破。

 

李捷(姚晨 饰)在夜幕下狂奔。

 

她冲进天桥下的垃圾堆,疯狂翻找着什么。而一切只是徒劳。

 

她的身体无法自控地发抖,手指因为太过紧张而逼近僵直。

 

她想扶着墙站起来,却连撑都撑不住。

 

她瘫坐在一片肮脏泥泞里,眼泪汹涌,声嘶力竭。

 

……

 

隔着银幕,我触到了一个女人生命中最极致的痛。

 

 

01.「痛」

 

拍《找到你》的过程充满刺痛感,姚晨无法否认。

 

故事本身就像一道伤口,你以为它已愈合,偏偏它不时传递出密密匝匝的痛。无力阻挠,无法根治。

 

这种痛,姚晨在第一次读剧本时就触摸到了。

 

她在电影中饰演律师“李捷”。

 

高挑,独立,漂亮,清醒。

 

即使一边与前夫打官司争夺女儿的抚养权,一边拼命工作以求给孩子最好的生活,她也能在奔波劳累中维持体面的姿态。

 

某种程度上来说,她是那种能满足大众想象的精英女性的化身。

 

 

有保姆孙芳(马伊琍 饰)帮忙照顾孩子,李捷身上的担子减轻不少。

 

直到这天,李捷下班,发现孙芳和女儿多多都消失了。

 

遍寻不获。

 

她的心如坠深渊:

 

孙芳是谁?

 

她把多多带去了哪里?

 

她究竟想做什么?

 

多多还能找回来吗?

 

李捷孤独地踏上寻女之路,而那些苦涩的真相也被她一点点剖开……

 

 

光看剧情简介,很容易以为这是又一部寻子题材作品,类似《亲爱的》或者《失孤》。

 

但事实上,《找到你》刺向的社会痛点更常见,也相对更根深蒂固。

 

片名中要找到的“你”究竟指向谁?

 

每个人看完都会有自己的答案。

 

姚晨的回答是:

 

“一方面是在找孩子,另一方面也可以理解为寻找自我。”

 

作为外人眼中的成功人士,李捷拥有独立的经济和人格。但同时,她也面临着婚姻破裂、孩子抚养权、职场性骚扰等多重问题,偏偏这些问题外人极少看到,或者看到了也难以理解。

 

如同一个被笼在玻璃罩中的公主,她寄托着人们对优秀的向往。

 

甚至,一开始李捷也沉溺于这种虚妄的美好,认为自己能够掌控生活的一切。

 

直到玻璃罩被孙芳打碎。

 

李捷的人生幻象瞬间崩塌,她被迫清醒,去梳理去思考,去面对内心深处真正的自我。

 

寻找孩子的48小时,只是时间长河的一瞬,她却脱胎换骨。

 

如何演出一个人物在短时间内,从外形、气质甚至到灵魂的变化?

 

姚晨用了个“笨方法”——

 

“多看剧本。”

 

反复看,反复琢磨,反复拿捏。

 

戏演到最后,她把剧本都翻烂了。而与此同时,不同时间点的李捷“活”了过来。

 

看气场,看姿态,看眼神……处处不同,姚晨做到了。

 

 

02.「真」

 

我们常说,角色要有代入感,才能引发观众的情感共鸣,让人相信它的存在。

 

如何才能有代入感?

 

一靠人设,二靠表演。缺一不可。

 

姚晨用的词则更为系统专业——

 

“要让人物落地。”

 

她极擅长从细节入手。

 

比如头发——

 

工作时的李捷,从头到脚都透着精心维持的体面。

 

黑色长发微微带卷,不算多时髦,但契合身份,有种大方爽朗的范儿。

 

而在发现孩子失踪后,随着时间流逝,她已经完全顾不上自己的外表,别说洗头发了,连镜子都懒得照一下。

 

于是,如果你够细心的话,会发现在这48小时里,李捷的头发连打绺、出油的程度都有着微妙变化。

 

“我们每次拍的时候都会根据时间线来调整头发的乱和脏、还有出油的程度。我一般会用baby油从头发根部抹上,让它呈现出自然出油的效果。翻垃圾桶的时候,因为出汗,会贴些细的发丝,包括在脖子上也会打一些baby油,显得更像自然出汗的感觉。后面头发部分又会多弄一些干粉,让它看上去更毛躁……包括头发一开始还会有点儿弧度,后来越来越直。”

 

姚晨说,这些都是拍摄过程中有意识的处理。也许观众注意不到,但十分有必要。

 

“这种细节越细越真实,传递的信息就会越准确。

 

 

外表的修饰之外,更难窥见、也更难演绎的在于心理层面

 

有一段剧情,李捷与前夫回到家中,看到一屋子警察正在忙碌。

 

她大脑一片空白,茫然地去洗杯子,却在与前夫的争执中,把杯子摔碎,玻璃碴儿溅了一地。

 

按正常人的思维,李捷可能会与前夫激烈争吵,然后找来扫帚拖把再把玻璃碴儿清扫干净。

 

但姚晨清楚,那时的李捷已经涉临精神崩溃的边缘。

 

“她极度焦虑,不吃不喝,已经有点神经质了。唯一支撑她的意志就是要找到孩子。”

 

这种情况下,这样“一根筋”的人会怎么做?

 

姚晨说了一句话,我瞬间鼻酸。

 

“她没有力气再去跟前夫争辩、吵架,她只想一个概念,呀,玻璃碴儿溅到冰箱里了,我得赶紧弄干净,要不然多多回来可能会把手给扎破了。”

 

如此简单,如此本能,也因此,如此真实。

 

一句话带我回忆起太多画面,也让我彻底理解了李捷的锥心之痛和她作为母亲的本能之爱。

 

这是一个好演员的高阶修养。

 

 

03.「癫」

 

跟姚晨谈表演,是一件充实的事儿。

 

她语言坦诚而丰富,擅长用接地气的比喻去表达繁复的概念,让你更容易理解和接受。

 

比如,她说自己一直觉得表演是个感性和理性掺半的事情。

 

“这里头有一个比例成分调配的问题,就像你做一道菜,需要适当的调料,哪一边不合适都会出现问题。”

 

有的戏需要理性调动感性,有的戏则需要多点感性。

 

《找到你》中,由于角色情绪起伏太过强烈,这种“分裂式表演”的几率也相当大。

 

 

在拍翻垃圾桶那场戏时,姚晨被自己吓到了。

 

“剧情太绝望,当时就害怕,害怕孩子可能没了……我就记得全身一直在发抖,第一条拍的时候完全就瘫软了,几乎站不起来。”

 

导演喊“咔”,她好像听到了,又好像根本没听到,依然被困在心灵地狱里。

 

“助理过来给我披衣服都犹豫了很久,因为这个人全身都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场。”

 

等到姚晨平缓情绪以后,她才慢慢感觉到身上的痛。

 

低头一看,胳膊、腿好多处擦伤。

 

这样真实而近乎癫狂的崩溃体验,让监视器后头的导演吕乐都骇住了。

 

 

还有一场表演也十分惊艳。

 

为免剧透,我不说剧情细节,单透露姚晨对表演细节的思考,也许,你在观看时会心有戚戚。

 

先设想一下:

 

生活中,当你看到一个极为恐怖的画面时,会作何反应?

 

怔住?捂住双眼?还是立刻转身逃避?

 

面对这“一笔”剧情,姚晨调动了所有能用得上的科学研究和生活经验。

 

她把心理恐惧分了几个级别。

 

“比如说日常生活中有人害怕见到老鼠,可能会啊的一声,跳上了椅子。看到蛇,我们本能地想跑。但是如果你看到猛禽,比如老虎或狮子,你有可能会吓瘫的,会瞬间就立在那里,发现两条腿基本不受你控制。”

 

她回忆起自己在野生动物园与老虎四目相对的经历。

 

“在极度恐惧的时候,人会自动开启自我保护机制,可能会瞬间让你的身体进入半休眠状态,你会感觉好像所有的肌肉都失去了控制。当时在演这场戏的时候,也是一个极度恐惧的状态。光天化日,就像是寻常的一天,却出现这样的事情,那种恐惧的程度会加强,对人的心理冲击力也会更大。”

 

 

拍摄前,姚晨进行了种种理性判断和思考,但真正开拍那一刻,她流露的是最本能的一面。

 

僵住——想反应、想出声,但几乎无法动作,只发出很奇怪的喉音——努力扭头,而身体是僵直的。

 

理性的设计与感性的投入完美结合,足以传达极端而充沛的感情。

 

我相信你看到电影里这一幕一定会有所触动,甚至,感同身受。

 

因为姚晨做到了让观众入戏的前提:

 

自己先入戏。

 

 

04.「难」

 

《找到你》是姚晨生完孩子复出后的第一部电影。

 

她看完剧本,第一反应是“有点难”。

 

一方面,难在担心角色发挥的空间有限,无法把她演精彩。

 

另一方面,她深切理解片中体现的当代女性生存困境。

 

无论大众眼中的职场精英,还是被人忽视的普通阶层,都面临太多压力和困难。

 

工作上要力争上游,回了家要照顾老人孩子,感情上要顾及丈夫……

 

角色身上有太多现实的投射,令她共鸣,也令她反思。

 

 

前段时间,姚晨站上《星空演讲》的舞台,讲述了一个中年女演员的尬与惑。

 

这个拥有数个经典角色、一度被视为喜剧女王的演员,随着年龄增长,不仅有了许多崭新体验,也面临着许多新的困惑。

 

她幽默地剖白:

 

“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,我怀孕了;生完孩子,看到自己曼妙的身材走了形……”

 

重返工作,被问最多的问题是,如何兼顾事业和家庭?

 

她不解:

 

“为什么从来没有人问我老公这个问题?”

 

然而社会和时间一样,对女人终究更为严苛。

 

今年39岁的姚晨真切感受到,给这个年龄段女性展现自我的角色太少了。

 

“当下所处的市场确实会造成这样的窘境,很难去完全改变它。”

 

但难以改变并不意味着什么都不做——

 

姚晨说,她不想做一个“只会哀叹的人”。

 

“至少我应该去努力,争取改变这个现状,否则我肯定会后悔。”

 

 

姚晨努力的方式之一,是成立了自己的公司“坏兔子影业”。

 

自己做片子,自己创造机会去表达。

 

即将上映的《找到你》,和未定档的《送我上青云》,都有浓烈的人文关怀色彩和女性主义表达。

 

如今,姚晨挑戏挑角色的理由很简单。

 

“当我看到会使我内心产生一些共振的情感因素和观点的时候,我会有将它演绎出来的愿景。这个女性人物,无论是我熟悉的一面,还是不熟悉的一面,都是可以被塑造出来的。”

 

只要有表达的欲望和空间,那些很难的问题、很重的困惑便不再那么难了,总归可以一点点改变。

 

这是属于女人的解决之道,是百炼钢也是绕指柔。

 

 

05.「生长」

 

如果把演员比作一棵树,TA饰演的那些角色应该就像树木的年轮,代表着生命力和影响力。

 

角色深入人心,年轮亦宽厚、深刻、令人难忘。

 

谈到演员姚晨,两个角色无法回避——

 

《武林外传》中的“郭芙蓉”,令她一炮而红。

 

时至今日,这个角色还站在表情包界的风口浪尖。

 

 

《潜伏》中的“翠平”,又令她人气进一步飙升。并在某种程度上成为谍战剧的一个象征。

 

这两个经典角色曾如同一把双刃剑,让姚晨感到做演员的尊荣,也绑缚她突破的脚步。

 

不过,如今她已经不想再撕掉所谓喜剧的标签。

 

她明白了自己想做什么样的演员:

 

有宽度,有力量,不活在别人想象中。

 

“不管演喜剧还是正剧,对一个演员来讲,两者都能够驾驭才是一个演员宽度的体现。如果说你只能演某一种类型、某一种气质,长此以往会把你自己越演越窄小。我希望我能做一个有宽度的演员,所以说这两种类型的锻炼我都需要。”

 

 

一个演员成熟的标志,是开始享受创作的孤独。

 

那是一种痛并快乐着的体验。

 

姚晨发现,她越来越享受一个角色在自己身上“生长”的过程。

 

“人物‘长’到自己身上以后,在规定情境里,感受那个氛围,你会自然而然想到她会说什么、做什么,近乎于本能。这些是编剧无法帮助演员设计出来的,必须由演员自己去调整。”

 

就像《找到你》中一场情绪激烈的重头戏——

 

李捷追上甲板,与孙芳对峙。

 

在远远看到孩子的一瞬,李捷颓然腿软,跪倒在地。

 

面对孙芳的胁迫,她担忧、愤怒却无法多说什么,满心只想着乞求对方把孩子还回来。只要孩子生还,哪怕让她立刻去死也毫无怨言。

 

这场戏,所有表演细节都得靠演员自己去想象和完成。

 

姚晨已然和李捷融为一体。

 

她一边哭求,一边连滚带爬追过去,被制止之后,竟然直接跪地磕头,求孙芳放下孩子……

 

一场戏完成,众人围上来,才发现姚晨头上起了好大一个包。

 

“我忘了那是铁的甲板,然后磕完以后就起了一个大包,拿粉底遮都遮不住,差点都不连戏了。”

 

姚晨沉浸在回忆中,笑起来,自嘲那些天头上都带着个“犄角”演戏。

 

而不可否认的是,正是这个意料之外的包,成就了今年华语片最令人触目惊心的一幕。

 

它代表着姚晨想达到的表演境界:

 

有宽度,有力量,后劲儿十足。

 

 

对于一个演员来说,用角色说话永远是最具分量的表达。

 

姚晨说,她想去拍一些“有意思的,有艺术价值的作品”。

 

为此,她变得更主动,会主动寻找题材,主动争取角色。

 

好角色多一个,大众对她的想象圈便突破一层。

 

她微微颔首,重复了一遍自己的答案:

 

“因为我从来都不是别人想象中的那样,所以想成为一个永远都别活在别人想象中的女演员。”

 

对于未来,她有着太多渴望和目标。

 

而完成这些目标的方式只有一个,“用作品去跟大家打招呼”

 

没有比这更令一个演员骄傲的了。

 

《找到你》将于10月5日上映,我们电影院见。